琼德恨


怕麻烦
花心
暴躁圣母
请不要转载
任何形式上的
没了

【杰佣】AI.

底特律设定
设定什么都是瞎想,货币换算大概1£=9¥,一切只是为了感觉,写着开心,牛角尖右转
ooc有,写不准人物性格,垃圾文笔
废话一堆
第一次写文凑合着看



“奈布。”

“........”

“奈布!”

“什么?先生?”

“我饿了。”

穿着淡绿色旧兜帽衣的仿生人放过了眼前的人际萧条的马路,视线转到眼前这个高挑的青年上。

“非常抱歉杰克先生,我是一个军用型仿生人,不会任何烹调技术。”他必须要仰视才能看见杰克。

杰克无奈地看着这个坐在自己屋子前廊的仿生人。

“那就学。”

“非常抱歉先生,我的系统版本太低了,无法连接互联网。”

“........”

“那先给我进屋里去,外面太冷了。”杰克说完打了个寒颤,他拢了拢披在身上的皮袄。这个动作让杰克衣上的一朵白花落到奈布晶蓝的眸中。

“不行杰克先生,军人是不能闯进平民的家中的。”奈布说完便转头继续巡视无趣的街道。

头顶一阵沉默。

突然奈布套在头上的兜帽被人扯住了,奈布额头上的LED灯圈闪烁出警惕的红色。他想转过身挣扎反击,却发现扯住兜帽的是一只苍白修长的手。

“.......杰克先生,你不用这样......”

“闭嘴。”

奈布接受到命令,乖乖闭上嘴,LED重回平静的蓝色,不说话了。

仿生人从前廊被拖到客厅,带了一路的雪化成的泥水。

杰克的屋子里没一点符合这个时代的,唯一先进点的就是一台木质外壳的小收音机和一些老电器————杰克不喜欢那些科技玩意儿,他觉得那些东西随时会坏(但不能排除他不会用或买不起的因素)。

奈布被扔到餐桌旁的火炉边,杰克在厨房里翻箱倒柜。乒乒乓乓互相敲打的厨具生了点锈,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杰克只会拿他们往手指上砍。

终于,杰克在他的老冰箱里找到了5英镑。他拿出来递给奈布。

奈布有点为难的看着眼前的纸币。

“先生我真的”

“随便找个面包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只要东西能吃就好了。”杰克打断了他。

..........

“最好是能买到罐蜂蜜。”杰克高傲地俯视他。

奈布顿了会接过了钱。

玄关处混着风雪声传出一阵敲门声。奈布走过去开了门,一个穿着皮草的女人几乎是冲进屋里的。

“天哪!这该死的天气是被女巫诅咒了吗!又是风又是雪的,我的手都被冻僵了!伦敦有过这么冷的天吗!”

“嗬!亲爱的菲欧娜,你该去北方看看,那里的人儿受着风雪和山羊的煎熬,他们的脚说不定已经冻碎了。我真高兴你能来,我还在为我的晚饭困扰呢。”

这就是杰克足不出户与外界的第二个联系——菲欧娜·吉尔曼女士,他的编辑(第一个是放在收音机旁边的旧固定电话,拨打的最多的是吉尔曼小姐的号码。毕竟杰克就认识那么几个人,况且吉尔曼是他的编辑)。

“我就知道你和你这捡来的仿生人没好饭吃,没我来送饭,你们就等着吃神明的脚指甲吧!”

“吉尔曼小姐,我不能进食,更不能吃神明的脚指甲,我只能用钛来补充能量。”奈布还是第一次见到菲欧娜本人,平常只能通过电话打来时菲欧娜催促杰克交稿的通话来具象这位女性。

菲欧娜听到这话愣了会,随后发出一阵爆笑。女士甜美的笑声搞得奈布一愣一愣的,他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引得这位豪爽的小姐发笑。就连杰克也在旁边微笑。

菲欧娜笑够了,把挎在胳膊上的竹篮递给奈布,然后快速走进杰克的书房。

杰克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追进了书房。

然后书房就传出一声声菲欧娜的怒吼,她骂杰克这个懒家伙得好好的到冰冷的神池里洗去他身上的懒惰。女士原本甜美的声音因为放大了好几分贝,和着窗外寒风的怒吼给杰克接受勤奋工作的洗礼,就连厨房的器具也为之颤抖。

煤油灯燃了快1/4,杰克的洗礼终于结束了。菲欧娜警告杰克最后一遍他要敢在月底时不把文稿给她他就真的得吃神的脚指甲度日了。

杰克灰头土脸的从书房里出来,拉开餐厅的一张椅子瘫坐在上面。

“杰克先生,你要享用晚餐吗?”奈布小心翼翼地把食物一个个从竹篮里拿出来,但他还是没控制好力度,捏碎了盘子的一个小角。

“不了,菲欧娜骂得我什么食欲都没了。”

杰克颤了一下。

“你快帮我看看篮子里有没有‘红水晶’。”

“红水晶”其实就是红冰,菲欧娜对这个称呼和红冰深表鄙视。但红冰是能让杰克安心工作的好东西,而且杰克向她与她的神发誓过他每次只吸一点点,能让他工作的那么点。

而奈布,呵,他只是个仿生人。

“我建议你在用餐之后再吸食红冰。”

“不行,”杰克苦笑着拒绝,“把它给我吧。他快要来了。”

奈布从篮子里掏出一小盒红冰。

“你转过身。”杰克找到了注射器。

针头刺入皮肤的声音和推动药品的声音。

“好了,我要出去一会。”杰克的声音冷了几分,应该是吸食红冰的结果。“你好好看家。”

“是。”奈布从被捡回来开始还是第一次看见杰克出门。但就算他会好奇、非常好奇,以他仿生人的身份也只能说

“have a good day.”

杰克头也没回地出了门消失在黑夜的风雪中。

暴雪就像恶魔一样拍打人们的门窗,发出诅咒的哀嚎,看上去只要一开门恶魔就会从外面蜂蛹进来,把他们的美好生活熄灭。

奈布看了会他被杰克拖进来时带进来的泥水,又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皮靴。他找到一个拖把把地上的泥水清理干净,便打开门,在恶魔的怀抱中,坐在屋子的前廊。

全男性性转注意

庄园舞会

小姐姐们的礼服第一弹

并不是特别华丽毕竟我设计不咋地

努力把全员画完


超喜欢园丁的啊!
但为什么游戏里的园丁玩家就那么气人呢
纸有点脏,阴影瞎画

哇到底是谁给我的勇气敢把画成这样的画发出来

其实没画好
今天明明是鹿头限免但老是遇到杰克
还都是大!猪!蹄!子!【好吧我是盲女】
应该是一个沙雕的开端....
我打杰佣tag没问题吗没问题吧

@北敏 老师的文的设定!
本来那么可爱一个文就被我上课瞎jb脑补结果越脑越偏

沙雕警告!!课时草稿警告!!生子警告!!

p1佣兵监管者设定 空白面具我的爱
p2可爱的萨温特【当初名字是我想的 自豪】
p3萨温特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
p4萨温特长大后监管者设定【代号柴郡猫】
p5奈布在一堆高个子中很难受
p6萨贝达一家的日常

杰佣和一点点空医
上课摸鱼不记得人设有很多bug
要期中了啊啊啊【打滚】